學生  |   教職工  |   校友  |   考生及家長  |   社會訪客
當前位置: 首頁>>科學研究>>學風建設>>師德建設>>正文

師德建設

走近岳華:感受繁華背后的平常心

發布時間:2014-11-28 科技處 瀏覽次數:

“女孩當獸醫,我看不咋地!” 

三十一年前地委組織部的一位領導找到剛剛走出大學校門的岳華談話,試圖說服她服從組織安排,到作為后備干部培養的“第四梯隊”,對她“執拗”地選擇要做與所學專業“獸醫學”相關的工作,第四次拒絕被“轉行”的“幼稚”行為,這位年近半百的領導失望之余給了年輕的岳華這句評價。 

三十一年后,51歲的岳華教授至今仍堅守在科研教學的第一戰線,她的研究領域正是與獸醫學緊密相關的動物病原分子生物學與分子免疫學、動物傳染病防治學。 

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四川省學術與技術帶頭人、四川省教學名師、國家民委領軍人才、四川省教育廳創新團隊負責人、四川省獸醫協會副會長、四川省畜牧獸醫學會常務理事、四川省防治高致病性禽流感工作先進個人、西南民族大學預防獸醫學碩士研究生領銜導師、省級重點學科帶頭人、主講的三門課程被評為四川省精品課程、主持的多項科研成果獲得四川省科技進步獎、教學成果獎……昔日“幼稚”的岳華今日已是集眾多榮譽和成就于一身的教授。 

如果你以為這是一位不茍言笑的“老學究”,那你可錯了,“心態年輕、活力干練、親切健談”是身著優雅裙裝的岳華留給記者的第一印象。 

堅守初心: 我就是想當獸醫

1979年,是全國恢復高考的第三年,舉國上下迎來了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的浪潮。16歲的岳華在參加高考后,成功考取了河南農業大學獸醫系,也是班上唯一考上本科的女學生。 

那時正值我國改革開放初期,畜牧業在農業總產值比重低,畜牧業產值占農業總產值比例較低,因此行業地位低,在人們心目中,獸醫就是“閹豬匠”,岳華在大學所學的專業是獸醫,發展前景自然不被看好,更何況還是一個女孩子,她也是因服從調劑而被錄取到這個幾乎沒有人填報的專業的,自然談不上對這個專業的喜愛,但每日課堂上的耳濡目染,臨床實習的切身經歷,讓岳華對這個專業逐漸產生了濃厚的學習興趣乃至“癡愛”,讓她堅定“上學學好專業、畢業學以致用”的決心。 

1983年20歲的岳華到豫北一個縣獸醫院開始了為期三個月的畢業實習,正是這次實習讓她認識到獸醫的價值。 

六月的一天早晨,岳華騎著借來的自行車,她準備去十多公里外的村子做一次回訪,看看前陣她醫治的一匹馬的康復情況。當她一路打聽找到馬的主人家時已是烈日當頭,得知來意的老鄉激動地說不出話來。沒過一會兒便為岳華端來一大碗荷包蛋讓她“喝茶”,并將已經痊愈正在田間拉犁的馬匹牽回來讓她為馬做了檢查,眼看就到了飯點,老鄉又端來覆蓋了厚厚一層炒雞蛋的大碗拉面。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雞蛋可是用來招待貴客的最好的食物,岳華因為治好了老鄉家頂半個家當的一匹馬,受到了鄉親最高的禮遇。“那是我第一次深切感受到被人需要、被人認可的成就感,第一次深深地為我的職業感到自豪!”岳華回憶起當初的場景,歷歷在目。 

大學畢業后,岳華四次拒絕把她作為后備干部培養的安排,一心想要從事與獸醫學有關的職業,甚至不惜放棄了留校做校報編輯的機會,這在今天看來也是一個需要勇氣的選擇。 

“年輕嘛!那個時候就是一腔熱血!就是想當獸醫,學以致用!”想起那時的自己,岳華教授嘴角上揚,笑容浮現在臉上。 

服務社會:科研就是要解決實際問題

在鄉鎮工作兩年中,她深感自己“修為”尚淺,為了進一步提升自身水平,岳華考取了西北農林科技大學預防獸醫學研究生。1988年研究生畢業后,岳華來到了西南民族大學(原西南民族學院),全心全意投入到獸醫學教學和科研工作,而這一轉身是整整26年。 

彼時,國家農業部提出建設“菜籃子工程”,一期工程建立了中央和地方的肉、蛋、奶、水產和蔬菜生產基地及良種繁育、飼料加工等服務體系,畜牧業因此而迅猛發展,然而快速擴張背后的隱患也隨之而來。 

1992年,成都郊區養禽業的迅猛發展,禽病也開始爆發并給規模化養禽造成了巨大的危害。有一養殖戶的3000只蛋雞更是一夜之間全部染病,氣息奄奄,當老鄉輾轉得知西南民族學院有獸醫專家后,便登門求助,最終找到了發病原因,他的雞群感染了當時在我國新出現一種嚴重的傳染病——傳染性法氏囊病,該病的特效藥卵黃抗體能有效預防和治療這種傳染病,但國內尚沒有這類藥物上市銷售,岳華便同幾位傳染病學老師一起自發組成研究小組開展研究,很快研制出對雞鴨鵝危害嚴重的三種傳染病的高效卵黃抗體,并通過當地畜牧局、家禽合作社等機構組織免費培訓養殖戶,推廣這些禽病的防治技術。良好的療效和人情的服務迅速獲得了業界和老百姓的信任,西南民大也因此為更多的人所知,這就是學校禽病研究所的前身。如今,禽病研究所已是動物醫學專業重要的實踐基地和科研基地,在獸醫學科的建設和發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1999年西南民大畜牧獸醫學院更名為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當時,學院動物醫學實驗室硬件條件差,最新的設備就是一臺1978年購進的冰箱。設備條件簡陋制約了科研工作開展,難以承接高水平的科研項目,岳華只能將全部的精力用于教學和臨床實踐。針對動物醫學專業實踐性強的特點,她堅信“見多”才能“識廣”,她留心收集典型禽病病例,自己購買相機拍攝照片,從膠卷沖印到數碼圖像,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利用一切機會,讓同學能“看”到各種禽病的典型圖片。 

十年如一日,到2002年她已經收集了四五千張圖片。 

2002年,她主編出版了《禽病臨床診斷彩色圖譜》,這是她的心血之作,該書出版之時恰逢全國禽病學大會在成都召開,該書在大會期間展出獲得了同行的一致好評。當年參與成果鑒定的一位專家說:“拍照片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手中也多多少少有一些圖片,但是像這樣系統的長期收集整理,我們沒有人做到,只有她做到了!。”該書當年獲得了四川省科技進步三等獎,是以一本書獲得四川省科技進步獎的第一人,2004年該書獲得我校教學成果一等獎,2005年又獲得四川省教學成果三等獎。以該圖譜為基礎的《禽病學》課程作為四川省精品課程上網共享,點擊量很高,一些學校已經將其作為教學課件使用。如今在岳華教授的書桌上時刻都擺放著這本“厚重”的紅皮書,它的“厚重”不僅源自其中包括88種禽病種類和清晰可觀的圖片,更源自于作者克服客觀條件的限制和作為一名傳道授業解惑的師者的敬業和堅守。這些年來,她始終堅持在禽病這一領域開展科學研究和實踐,所謂“十年磨一劍”,又一個十年過去了,她應中國農業出版社約稿,將這些年的研究成果和積累編著《禽病臨床診斷學》,如今該書已經完稿,即將付印出版。 

2006年,岳華所在團隊先后獲得科技支撐計劃、“863計劃”重大專項課題等多項國家級課題資助,在重大動物疾病快速診斷技術的研究與開發、感染與免疫、病原生物學等方面的研究取得了豐碩成果。2013年,岳華教授獲得四川省科學技術帶頭人的榮譽稱號。2014年,岳華成為國家民委領軍人才支持計劃獲得者之一。 

對于科研,岳華有著自己的理解——“我所理解的科研不是單純地做科研項目,而是從生產實際需求出發,把一線的需求作為研究課題,以能解決實際問題為科研導向,才能真正體現高校服務社會的職能”。 

培養學生:因材施教不是一句空話

在岳華教授從業26年來,盡管科研任務繁重,可是在她的心中仍有一片沃土留給她的學生們,在她的教學任務表中,除了培養研究生,還有兩門課是為本科生開設的。 

岳華教授熱愛教學工作,課堂下的她備課、查閱資料、精研教材、充實教案,總是不斷將國內外的最新研究成果融入到課堂教學中,課堂上積極開展互動教學,和大家一起討論、一起思考;“科學研究能促進教學水平的提高,課要講得精彩,就需要有大量鮮活生動的實例,只有讓授課形式和內容富有吸引力,才能調動學生的學習興趣,才有資格去要求學生在課上保持精力集中”,岳華說她每年都在修改課件,而科研中的所得也正是豐富教學內容最新最好的資源。 

教學過程中,岳華非常注重培養學生的科研思維與科研素養,特別是在研究生培養過程中,從資料的收集、問題的提出、試驗方案設計、試驗的開展到試驗結果的分析,她總是耐心講解、悉心指導,毫無保留地與學生分享自己經驗和教訓,那些晦澀難懂的專業術語、不易理解的深奧理論,潤物無聲地滲入學生的心田。課堂教學之外,岳華還給予學生更多的職業規劃方面的指導。特別針對研究生,從入學之初,岳華就認真與每一位同學溝通,了解他們的職業規劃和發展目標,從而制定出針對性很強的個性化培養方案。 

岳華在課堂教學、實驗教學和實踐教學中的點點滴滴引導著她的學生學習如何做事、如何做人、如何成長,培養出一批又一批高質量的高級獸醫專門人才。 

說起自己的學生,岳華言語間洋溢著滿滿的驕傲:因為我們對學生培養與職業規劃的針對性強,學生收到業內用人單位的歡迎和好評,如今,這些學生在高校、研究所、企事業單位茁壯成長,與那些“985”、“211”的學子們一樣具有競爭力。 

“我其實沒有什么特別的,這20多年就是簡簡單單,作好本份”,岳華在采訪的尾聲對記者說。 

其實,也正是這份簡單與淡然,造就了今天成為專業“領軍人才”的岳華。 

(來源:西南民族大學報2014年10月25日2版、2014年11月10日西南民族大學新聞網)  

已經是第一條!

下一篇:田釩平:傳道授業解惑的師者

關閉

彩神-开户